永云

我看他在公交车上睡觉,觉得他和凡人无异,他的所做所说忽然都变的平凡可以理解,就像是忽然失去了一直以来吸引我的特质,也像是我终于从冗长梦中清醒,他已经和我所遇到过的其他人一样,一切就这么结束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