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云

[复联]聚餐

夜子w:

放个大集合就走。不甜不要钱。

聚餐

“我又赢了。”Bucky平静地陈述,眼里的笑意亮晶晶地发誓:我真的没有在炫耀在偷乐。

“不……再来一局!”Sam粗暴地扯下镖盘上的飞镖,放回面前,“刚刚没发挥好!我还能比不过你吗!再来再来!”

Clint抱着小女儿路过,走过三步后又伸长脖子退后三步:“你们比飞、飞、镖,居然不带我?!”

“够了Clint,你还是去减减肥陪女儿玩吧。”Sam头也不回,眯起眼睛专注地瞄准。

Clint瞪大了眼睛,气极三秒,掂了掂女儿,双手接住她的臀部,把她抱得更牢更上:“快看这个怪叔叔丑不丑?”

小女孩害羞地把头埋到Clint的胸前,小声娇嗔,Clint宠溺地大笑,抱着她到沙发上看动画片,顺便再送了Sam和Bucky两人一个“下次再战”的眼神。

Natasha已经坐在沙发上和大女儿一起边聊天边看电视了,见到小姑娘,热情地拥抱了她,摸摸头,亲切地低下头表情生动地说了什么,逗得稚嫩的笑声银铃似的在客厅里荡开,伴着电视里动画人物夸张滑稽的音效。

“我还以为你们彼此之间不会这么直接地说话。”Bucky突然开口。

“怎么?”

“否则他应该不会发福。”

Sam猛地笑喷了,Bucky好像自己也觉得很好笑,嘴角漾出了笑意。

“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各位,我们可以准备吃饭了。”Vision从厨房里一手端着一盘菜走出来,身后还飘着数盘风格不一的佳肴和几瓶上好的红酒。

Wanda正和Steve一起布置餐桌,闻言抬头调皮地抿了抿鼻子,歪着头故意拧眉投去一个怀疑的眼神。

Vision发现她的神情,少有地乱了手脚,急忙一板一眼地认真解释:“我钻研了好几种菜谱,经过了很多次实验,将每一种调料都精确到了毫克,这样可以保证菜肴百分之九十八是我想要做出的味道——虽然我并不能体会那是什么味道。并且,队长也帮助指点了我,这一次应该不会再带给你们味蕾奇怪的感受……”

那个“you”,也不知指的是“你们”还是“你”。

“噢!辛苦你了。我确信这次一定会很好吃。”Wanda假正经地点了点头,偷偷朝Steve吐了吐舌头问:“失败品都是谁吃了?”

Steve耸耸肩,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带着笑意道:“总有人要鼓励他。Vision要做出好吃的菜不算一件容易的事。——不过,”他补充,“其实除了第一次,也不算难吃。他真的想要做好,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执着于辣椒粉。”

Wanda偷偷瞟向穿着羊毛衫正专心致志考虑如何把菜摆得更好看的Vision,无声抿唇莞尔一笑,心尖甜甜的。

“啊啊啊!!”偌大的客厅那头毫无征兆地传来Sam的惨叫,Steve有顷刻间的不安,条件反射性地喉头缩紧心脏狂跳,几乎想要飞步跑过去察看,但立刻收敛,在心底嘲笑了自己一番——他相信Bucky。

Wanda察觉到了Steve的异样,安慰道:“没事的。Sam又输了而已。”

“嗯。”Steve朝她抿出一个微笑。

Natasha驾着Clint的小女儿发出夸张的声音一路小跑了过来,轻轻地把她放置在婴儿座上,Clint则牵着大女儿在后面慢慢走,时不时蹲下身侧耳听她说话,配合地发出欢快的笑。

Laura不知什么时候从厨房里出来了,倚在桌旁看着,眼里仿佛铺满了温煦的阳光。

Bucky和Sam一起走了过来,从Sam的表情还看得出他输得有多惨,Bucky在旁边似啼非笑地拍拍他的肩道:“没事的,还有下次。”

Sam垂头打掉他的手,闷声闷气:“我恨你。”

Steve眼神堪称温柔地看向两人,在Bucky愉悦的脸上停留片刻,特别高兴。

Bucky很久没有这么快活了。这两年多里他等得绝不能说愉快,外界给他们的压力也如山一般堆压在心上,可那些研究与等待能让Bucky现在真正地自由,逃离了九头蛇的控制与残害,就是完全值得的。

“Cap,你在看谁?噢噢他?天哪你真该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眼神。不好意思多嘴问一句,你们是我想的那个关系吗?唔唔唔!好好好我闭嘴,Wanda小姐你别再——啊……!噢好疼!”

“Wanda,没事的。”Steve无奈地笑笑,冲Scott友好地伸出手:“Scott。”

话痨逗比属性的人,起初或许还会说教一番,可见多了就无可奈何了。

“额,我没看错吗?是Captain America主动要和我握手吗?有点受宠若惊啊。”话是这么说,但Scott的手还是很诚实地紧紧握住了Steve的,并且忘我地使劲甩了一会儿——有所收敛,没有初次那么久——“哇哦,我居然很你握了两次手,有点难以置信……”

Bucky在他身后面对Steve做了个大笑的口型,Steve假白了他一眼,终于等到Scott恋恋不舍地放手,Bruce早已靠在了门边。

“Banner。”Steve朝他笑了笑,Bruce也点头示意问候,又扭头向Bucky温文尔雅地微笑道:“Barnes,觉得好些了吗?”

“嗯,好多了,谢谢。”

Scott一个三不知被Sam念着情分领过来,还没弄清楚Avengers的爱恨情仇,没由来的觉得这一问一答有些诡异,于是走到一边去勾搭其他人。

“那么我们可以先入座了。我准备了那么足够的椅子,但我不确定Stark先生会不会来。”餐布绣着精巧细致的金丝,整整齐齐地在长桌上均匀地铺满,桌子正中央的小花瓶里插着几朵纤纤的鲜花,烛光微暖,音响悠悠地小声呢喃着舞曲,甚是惬意。Vision扫视全场,开口说道。

气氛瞬间没那么轻松了,除了还没弄明白的Scott和小孩们,没有参与内战的Laura和Bruce,大家都或多或少有些不自在。Scott本想一屁股坐上椅子,但见其他人都如此,生生地屈膝定在了半空中,想说什么来活跃气氛,但又有种此时开口会被眼刀刮死的直觉,只好悄悄地,缓缓地立起来,配合氛围。

Natasha快速调整好状态,有些生硬地招呼:“都快坐吧。”

众人顺着台阶下,Scott也故作不畅地缓缓落下。Bucky和Steve坐在一起,Steve温暖的手心覆上Bucky的,语气温和又坚定:“没事的,不是你的错。Tony也不是那样小气的人,一切肯定都会化解的。”

Bucky勉强对他抽了抽嘴角,似乎本是想也对他报以一笑,但不大成功。

Vision抬起头,忽的发现自己似乎说错了话,沉吟片刻悠悠解释:“Stark先生今天要去见一个朋友,可能赶不回来。”

这丝毫没有缓解众人心头的沉重,但好歹是一个提醒,暗暗抖擞一番,Sam拿起一瓶酒大声招呼:“谁要?嗯?反正我先给自己倒一杯咯。”

香酒清澄入杯的声响才像是彻底再次浇活了这个空间,Vision开始给大家介绍菜品。

“——啊,这个不用说了,是个人都能看出是法式香草羊排。”

Vision低沉的嗓音忽然被打断,Steve明显察觉到Bucky猛然一顿,僵直了身子看向门口。

空气再次粘稠起来。Steve温柔地摩挲Bucky的右手,表示让他放心,可自己却也无法抑制地隐隐惶惶紧张,心跳加速,“突突”地冲击着耳膜。

“嘿,看来我们来得正是时候!——怎么了?这是干嘛?你们都怎么了?都看着我干什么?继续倒酒啊?Vision继续说啊?还是你们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把咖啡渣又倒到水池里了?弄坏了我的盔甲?欺负我可爱的Rhodey了?……你们好?有人听到我说话吗?”Tony没有继续向前走,大眼瞪小眼地看着餐厅里的人,表情惊诧。

“好了,Tony,别装了。连我都快尴尬死了。”Rhodey拄着拐杖,在机甲的帮助下缓缓从Tony身边挪向餐桌,Tony没有上前搀扶,眼睛却没有离开过他的腿脚,随时准备冲上前的模样。

“哦对了,Tony表达他的问候,”Rhodey对Steve和Bucky说,“以及这事儿他想通了,心里依旧有道坎过不去,但大家不用这么针锋相对了。”

天知道他给Tony当了多少次知心小天使。

“够了!我才没说那些话!别以我的名义乱曲解我的意思!我还在气头上呢!”Tony假意在后面朝Rhodey的屁股踢了一脚,随随便便的,抬得很低。

“你们在哪儿呢……Stark先生你的房子真是太大太气派了,我还有点儿摸不着边儿呢,你知道,我们家的那个小屋子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路,因为根本没几个房间……哦!Stark先生——还有……额……”

男孩莽莽撞撞的,看到这么多人盯着这边,气氛不祥,一时手足无措,冷汗刷得冒了出来,后背阴森森的,像是有谁扼住了喉咙,吭哧半天才试探性地吐出一声:“……你们好?”

恰恰像艘破冰船敲碎了坚冰,Natasha转移话题,调笑着问:“你是?”

“哦对,忘了介绍了。”Tony打个响指,“这是Spiderboy——Spiderboy,Avengers。”

“不不不不不!!”男孩连连摆手,急匆匆地纠正:“实际上是,Spider-Man。Spider-Man,嗯。”

“噢是吗?”Tony故意做出惊奇的表情,耸肩:“随便了。他叫Peter Parker。”

Rhodey已经艰难地入座了,他旁边的Laura本想帮他拉开座位,Rhodey道了一声谢,婉言拒绝了她。

Tony默默地收回目光,轻快地走到Rhodey旁边坐了下来。Peter一个人站在原地尴尬得不得了,于是支支吾吾半天也小跑到他对面挑了剩下的两个座位中的一个坐下。

“你是那个穿着红色蜘蛛衣服的男孩?你多大了?”Bucky突然问。

“噢,是的,Spider-Man!我今年十八。你还能记得我真是不可思议!May姨还总跟我说贵人多忘事……”男孩眉飞色舞,丝毫没有抓住重点。

那么两年前就才十六……惊讶与愧疚忽然凶猛地袭击了参与了那场内战的人,Bucky直直地看着他,半晌,小声地说:“抱歉。”

Steve也坦然而饱含歉意地看向他,道:“我不知道你那时候那么小。”

他还以为只是声音很显年轻,Tony带上战场的少年至少该成年。

二战时期十五六岁的少年上战场是常事,可没人会把一整栋机场建筑往他身上砸。

“额嗯?什么?噢,那没什么的,你知道,你们真是太酷了,我根本没什么的,回家睡了几天就好了,真的,我很高兴Stark先生能赞赏我的,嗯……”Peter怯怯地卡住了,生硬地结束,咽了口唾沫吞下了原本跳进脑子的长篇大论。

气氛实在有些……不适合说太多话。

他只感觉现在他就像是是在跟一个久而团圆的大家庭吃饭,这个家庭可能因为某些原因曾经分崩离析,成员分道扬镳各奔东西,分歧或者什么该死的鬼东西引来的怒火与争执虽然早已在时光里磨灭,无形的羁绊注定了他们永远不会放开手,不会记恨在心,但他们彼此之间仍有一层隔膜,需要时间去消除。

然而,无论如何,他们还是将彼此视作最亲的家人,否则不会坐在这里各怀心思地聚餐。

英雄们的家事他不知道怎么评价也不想介入,直觉只告诉他这个家庭正在自己吸收容纳新事物与巨变并重组,最后他们经历过很多但仍然会互相信任,能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

——等等,我啥时候变这么矫情文艺了?要是考试的时候我能有这样的思绪怎么还不会得A+呢?Peter暗自吐槽自己。

Scott已经接替Sam给所有人都斟了半杯酒,特别给Peter和两个小朋友倒了一杯冰橙汁和两杯热牛奶(Peter:“嘿,我成年了!所以可以请你给我也倒杯酒吗?这红酒看起来很不错,虽然我不会品,但Stark先生家的肯定很好……唔,有人听见我说话吗?……好吧,我猜是这意思是没有……?……”),此刻入座,左右四顾,举起酒杯,试探地问:“额,Cheers?”

Rhodey回应:“Cheers!好了Tony……”

Tony白了一眼,端起酒杯打断他:“Cheers!Cheers!噢还有,”他看向Scott,“你是谁来着?”

他是故意的,眼里蒙着一层笑意。香醇的红酒在晶莹的高脚杯里微微摇晃,Natasha翘起嘴角,回敬:“Cheers。”

“那么我猜这事儿就算翻篇了?”Bruce语气似锦棉,让谁都再也生不起气来:“Cheers。”

“Cheers!”Clint迫切地说。他早就等不及了,其实他本就不在这纠纷里,帮Steve打Tony完全是出于对Captain America的崇敬,这气氛实在对孩子心理不好。

“Cheers。”Laura跟着丈夫举杯,小女孩们也学着爸爸妈妈扬起热牛奶脆生生地叫:“Cheers!”

Vision像是在阐述辩述理由,直到最后一句才染上了欢快的情感:“从科学上准确来说我是品不出任何味道的,也不需要进食来汲取能量,维持生命正常活动,所以一般来说我是不愿浪费这么好的一杯酒的。但是此刻我觉得我还是应该——Cheers。”他拿起酒杯,伸向中央。

“Cheers……”Peter还在嫌弃自己的冰橙汁,虽然实际上他确实更喜欢喝这个,也更善于喝这个。

Wanda和Sam转目望着Steve,立场明确,Steve本来还在担忧,此时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了,在心里无声地教训了自己一顿,补上:“Cheers。”

空中又接连着伸出两只酒杯:“Cheers。”

最终只剩下一个人石块似的僵坐在座位上,Bucky听见女孩小声问Clint为什么那个叔叔不举杯,手指紧紧地握住杯脚,大力地几乎要把玻璃捏得爆裂,他回头看向Steve,眼里挤满了犹豫不安与询问。Steve用眼神回答了他,Bucky指尖在玻璃杯上停顿半晌,终于高高地伸了出去:“Cheers。”

不必再多说任何表达歉意或愧疚,众人的行动已经无声地宣告了一切。他们仍把Steve当作忠诚可靠很好的朋友,并且一路曲曲折折把他也吸纳为了一个新的家人。

Bucky感觉玻璃杯很温热,或许是握久了罢。

Avengers及其家属们隔空碰杯欢饮,Tony还暧昧地对Steve和Bucky叫了一声“你们应该喝交杯酒”,赢得了Natasha和Peter(没有听懂暗示)的赞许、Sam和Clint的扶额以及两只老冰棍的红脸。他还没闹腾完,门外突然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瞬间仿佛地动山摇,餐厅大门突然又被用力推开了。

众人寻声望去,Thor穿着神域的服饰,大汗淋漓,提着一堆东西,一边向大家打招呼一边大步流星地跨了进来,坐上剩余的最后一个位子:“不好意思,朋友们,我来晚了!我带了阿斯加德秘制的饮品,还去买了炸鸡腿,有人要吗?”

说罢不等大家回答就将面前红酒一饮而尽,咂咂嘴,表示真不错。

Tony目瞪口呆地盯着他,大声叫道:“喂,就没有人批评他吗?Steve?他损坏私人财物!你能不能不要每次出现都在我家门口砸出一个大坑?!还有,天啊,为什么每次聚餐你都要吃炸鸡腿?无时无刻不提醒着我几年前你豪爽扬言要请我们所有人吃饭结果最终只是挤在一张小圆桌旁啃鸡腿,这就算了可全程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你狼吞虎咽地啃完了一整桌的鸡腿,五十个还是六十个来着?啊我的天哪!……”

Bruce淡定地指出:“是五十七个。”

Clint表示:“还喝了好多啤酒吧。”

Scott忍不住喷了,Bucky也惊奇地咧开嘴角问Steve,Steve憋笑说是真的,Thor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起来,说这不是因为中庭的炸鸡腿很好吃嘛想让大家都尝尝……

气氛彻底活络起来,刀叉碟盘相击的声响清脆地响起,大家轻松地谈天调笑。Clint耐心地软声软气哄孩子吃饭,Laura和Natasha终于能在喧闹中聊些女人之间的小话题;Bucky眉目温柔,欣然感激地凝眸看向Steve,Steve也回以微笑,在桌底抚上他新装的金属臂;Wanda偷瞄了Vision好多眼,最后忍不住称赞:“你做得很好吃。”Bruce和Scott在一起讨论方才在实验室的新设想,一个淡然欣慰一个激动万分;Sam愉悦地喝小酒,时不时讲个笑话……

“额,Stark先生,我想请问……我们今天来这儿是要谈什么呢?”中途Peter壮起胆子小声问对面的Stark。他总觉得Avengers集会总该是因为一些很严肃的事情。

Thor闻言,抢在Stark前爽朗地大笑起来:“孩子,不论是在神域还是在中庭,朋友或者家人之间,都时常聚餐啊。”

评论

热度(209)

  1. 永云夜子w 转载了此文字
  2. 明镜终黯夜子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