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云

卡夫卡曾写信给父亲:我写的书与你有关,我在书里无非是倾诉了我当着你的面无法倾诉的话。虽然以后我依然不会拥有你,也不会大声的说我爱你。但那又如何?
——姜老刀《日食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