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云

毕业典礼第二天

论文答辩感觉平平,毕业典礼也并不特别伤感,我笃信朋友们足够的默契,彼此思念足够隽永且含蓄,不轻易提起也能历久弥新。我不止一次假想,很多年很多年以后,我们的孩子和现在的我们同岁的时候,我们已经记不住我们曾因什么事欢呼雀跃,却仍然记得我们只要聚在一起就会开怀大笑,我们聚在一起就所向披靡,我们只要聚在一起说话做事的风格就骄傲又放肆。

我在大学没有遗憾,参加过很多活动,得到了一些成绩,认识了很多非常优秀的人。这些人品格的某一面深深地吸引我,能和他们共事是我宝贵的经历。一方面这些经历尖锐的刺破我自欺欺人的成熟,另一方面他们或多或少的参与了我的自我塑造,他们的优秀使我变成更好的人。

我对未来略有规划,青春依旧是我最大的筹码,却已经不是我最大的依仗,我的父母,家人,朋友已经站在跑道外,他们依旧目所能及,却开始无能为力,所幸现在一切都迈上正轨,而我正站在自己画的起跑线上。

我已佩妥剑,配好酒,骑上马。

只是回头看了眼身后故里……

那一刻我像被狠狠蹂躏摔打在地,无名之力让我心头发紧眼眶充血手脚发抖不能呼吸,一瞬我以为自己几乎被撕裂了

那是我迟钝的悲伤

我做好了一切准备,却没准备好分别

我上面说的一切,我的朋友,大学,未来,我憧憬的引以为豪的一切,在今天都只是我平衡悲伤的发码。

我曾两次从冗长梦中醒来

一次救我于无望的爱情

一次陷我于终结的今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