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云

【盾铁&BVS&(●—●)】复联解散了,世界怎么办?-1

索科威亚废铁处理站:

一句话文案:


天下超英是一家,一个复仇者联盟倒下了,千千万万个其他团体站起来了!






Attention:


美队3内战后,并不是刀。


文风傻气,有跨作品超英乱入。


有超蝙乱入。


有流行网络梗乱入。


乱入的人和事只围着Tony转。






复联解散了,世界怎么办?-1




地球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遭到外星攻击了。


而复仇者们只能待在家里看实况。




“所以说,现在怎么办?”Tony揉着酸胀的胸口一脸懵逼地看着幻视。


“我猜……出击?”幻视回复以一张常年懵逼的脸。


“不不不,考虑到现在你们俩和我的状态,我觉得我们在这里等死会比较实际一些。”Rhodes掰着不太灵光的腿,无所谓地摇了摇头。


“那可不行,我们是超级英雄!现在不就是世界人民呼唤我们的时候么?!”Tony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好友,抖抖的手指向巨大的投影屏,屏幕中芝加哥市正遭受着某星系外星人的袭击。


“准确的说,世界人民现在希望我们永远别出现的呼声更大一些。”幻视自动投影出了一份最近的网络民意调查,网页标题上一行大字写着《解散复仇者联盟议案支持率调查》,第一张大篇幅条形图上就有半数以上的网民选择了支持。


“幻视你知道么你只有惹人讨厌这一点上忠诚地继承了Jarvis。”Tony翻了个白眼,随即好像哪里痛一样捂住了胸口。


“Tony!你给我乖乖待在这里哪都别想去,你看看你自己!”Pepper推门走进来,听了他们的话之后皱起了眉毛,“你的心脏问题能让医生不喘气念一个小时,你要是还想活下去就在手术之前乖乖待在壳里。”


“但是这些人需要帮助!”Tony依然不死心。


“恐怕他们中75%以上都比你健康,Mr. Stark”幻视很诚实地回了一句。


Tony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我的病都是被你们气出来的。”


“得了吧我可没拿盾牌往你胸前砸。”Rhodey揉了揉自己的腿,“放心吧,你的那个朋友会处理好一切的。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队伍看起来比你靠谱多了。”


“他不是我朋友!还有我可不觉得他比我厉害到哪里去!”Tony立刻反对。


“最起码他和他们领队打了一架之后没分家。”Rhodes耸耸肩,一脸“比你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的表情。


伟大的钢铁侠,能言善辩的商人,油嘴滑舌的慈善家Tony·Stark第一次被堵得没话可说,只能愤愤地继续盯着屏幕。


屏幕上的人们依然惊恐地互相推搡着,混乱一片,远处的天空中各种怪模怪样的外星生物张牙舞爪,然后在某个街角被一阵旋风似的红光打的七零八落,一个蓝色紧身衣的大个子腾空而起,三两下便摆平了一街的外星人。


“看,人家的效率。”Rhodes指着屏幕。


“闭嘴,小罗。”Tony在心里狠狠骂了句妈的,这家伙怎么穿着国旗的配色?这年头穿着国旗了不起么?又不是在奥运会上跑了冠军,披着国旗满场飞干什么。


屏幕里外星人还在肆虐,但是没过几个镜头,一个英姿飒爽的黑发女人持剑从天而降,如同切菜一样轻轻松松瞬间扫平一片。


“WOW~!”Rhodes叫了一声。幻视在一边颔首,似乎也在称赞。


Tony在心里骂了一句shit,这个队怎么回事?怎么又是个国旗配色[1]?


镜头一转,另一个笼罩在高楼阴影中的角落里窜出数个凶悍的怪物,下一秒便被地下停车场里飞驰而出的一辆全黑贴地装甲车尽数碾翻,车里跳出一个周身漆黑的身影,灵巧地攀上倒塌的残垣断壁,挥臂打翻几个外星人,然后一个飞踢扫掉了所有高地上的敌人,只余他一人的黑色斗篷在光与影的交界处猎猎飘动,有一种萧杀又犀利的美感。


“WOW~!COOL!!”Rhodes又叫了一声,“Tony你什么时候有一群这么厉害的朋友的?”


Tony气的肺都疼了:“都说了他不是我朋友!而且几个月前他还跟一个蓝色紧身衣的傻大个打得不可开交以至于我都怀疑他能不能活到下个月!”


“所以下个月换你和蓝色紧身衣的大个子打得不可开交?”Rhodes扬起了眉毛。


Tony瞪了瞪那双大眼睛,干脆不说话。他身后的Pepper揉了揉他的肩,示意他放松:“Tony你知道Rhodes不是恶意的,他只是想让你乖乖待在这里。手术的日子就快到了,你必须休息。”


说着,金发女人绕到他面前,认真地捧着他的脸:“政府那里我可以帮你去周旋,军方那里有Rhodes顶着,大厦和基地有幻视帮你打理,我们都可以帮你,可是唯独这个手术要你自己去做。所以答应我好么?别再企图到处跑了,好好做完手术,好么?”


pepper说的很诚恳,诚恳得Tony什么都说不出来,只好点点头:“你总是对的。”


“Tony,别太逼自己,这次的袭击虽然是意外,但是事实证明没有复仇者世界也没有毁灭,超级英雄也依然存在不是么?”Rhodes凑了过来,“这个世界没有复仇者还有其他的超级英雄,可是我们不能没有你。”


“是的,你们说的都是对的……”Tony点点头,终于窝回了软软的沙发,深深吸了口气,感觉胸闷的情况稍有缓解。


屏幕上战况依然激烈,但是能看得出外星人已经节节败退,被扫清也只是时间问题。突然一座大楼轰然倒塌,接着压着另一座一起碎成了废墟,Rhodes叫了一声“这可是不少钱啊!”


“是呀是呀,别看我,这次是Wayne财团赔。”Tony翻了个白眼。






内战过去了三个月,心脏病史三年七个月零十九天,钢铁侠Tony·Stark终于因为医生三天两头下达的脏器衰竭通知书而答应接受心脏手术。


“你得向我保证做这个手术不影响智商!”Tony大声说。


中国籍医生嫌弃地看了一眼正在手术承诺书上签字的Stark企业拥有者:“猛击脑袋才会影响智商,而我确信那一击打到了心脏的位置。”


Tony撇撇嘴,把承诺书递给医生:“那我应该庆幸我的脑子没长在胸前面?”


医生高傲地瞪了他一眼:“您应该庆幸您没被那一击砸死。”






回到现在,袭击芝加哥市的外星人已经被全部干掉,直播画面里人们在欢呼,将手里的帽子报纸外套包装袋空的一次性咖啡杯等等扔向空中,而空中飘着一个红黄蓝三色魁梧男和一个黑发美女正以胜利者的姿态向人群挥手致敬,魁梧男的怀里很不自然地搂着另一个满身漆黑男,漆黑男还在挣扎。


“看,不会飞的坏处!”Tony得意洋洋地指着屏幕。


“是是是,你会飞你了不起。”Rhodes敷衍地拍了拍他的肩,“好了Tony你该去睡觉了。”


“Hey!我已经成年了!别用那种对待未成年人的方式和我说话!要说你和Peter说去——喂喂你有没有在听?!”


“好的好的,现在可以去睡觉了吧?”


“你根本没在听!”


…………


似乎是看不下去那俩老小孩的扯皮,幻视斟酌着开了口:“恕我直言,Mr. Stark,在您接受手术并恢复之前,我们都得到了Miss. Potts的‘把Tony当做小朋友一样紧紧看住’的命令。”


伟大的钢铁侠听了之后,转过脸看着坐在后面一脸严母表情的pepper,三秒钟后败下阵来。


“好吧好吧,pepper永远是对的……”他耸耸肩,站起身朝卧室走去。


屏幕上,人民还在欢呼,新的英雄凯旋而归。






我并不是不想睡,只是我的睡眠充满了噩梦和号哭。


这么想着的Tony疲惫地睁开眼,一夜的梦魇把他折磨的精疲力尽,睡了一觉却比熬了一夜更累。


尽管如此,他却被pepper以“手术前每天要睡满8小时储存体力”和“手术前要平衡作息调整新陈代谢”为由强制按时睡按时起,甚至连Friday都被pepper下了命令,剥夺Tony·Stark一切接触战甲和战斗的权利。


用pepper的话来说,就是“在手术之前,你的人身自由暂时由我接管。”


Tony想反驳,他想说别这样,这会让我回忆起被囚禁在阿富汗那个小山洞里的日子。可是他说不出口,pepper是为他好,Rhodes也是,连幻视似乎都在为他担心,早睡早起更是Steve还在的时候就一直要他养成的习惯,他们都在为他着想,他们说的都对。


就好像雷厉风行的pepper,好像永远正义无私的Steve,他们总是对的。


从头到尾,错的只有Tony·Stark一个人。


好吧也许再加一个Bruce·Wayne。


那混球因为自己过剩的戒心和常年的不信任而和他家那个蓝大个恶战了一场,之后间接害死了那个蓝大个,结果不得不在人家复活之后被队伍里的大姐头用看小男孩的慈爱目光盯着,和人家道了歉。


想到这个画面,Tony的心情好了起来,磨蹭磨蹭地起了床。


心脏还在隐隐酸痛,但好在他还活着,不像可怜的蓝大个,非得死一次才能让Bruce那个傻球认识到错误。活着最好了,活着就有无限的可能,活着就还有机会——


——和Steve道个歉。






慢吞吞地洗漱完毕,吃完日复一日幻视(按照网上的教程)给他准备的营养早餐,Tony神清气爽地走出了大厦——是的他又搬回来了因为pepper说这里交通发达,方便把他随时送到医院——抬起手示意司机把车开过来。


pepper总是很忙,不能天天来看他,所以为他配备了一个专人司机带他去除了地下实验室之外任何他想去和可以去的地方。毕竟被禁止接触战甲之后的钢铁侠实在是闲的出油,想出去兜风却因为医生出具的心脏状态报告而被pepper禁止自己开车。


司机打开门,Tony坐进了车里:“去旧京山(SanFransokyo)理工大学。”






“早上好Mr.Stark!”推开门就看到一头乱发的Hiro Hamada冲他招手。


“早~Hiro。你开发的战甲怎么样了?还能包住你那个白胖朋友的屁股吗?”Tony摊开手,一脸坏笑。


“当然,我早就改良了!还参考了Mr.Stark的推进器[2]为Baymax安了一个平衡缓冲装置!”Hiro跳了起来,拉着Tony往里走,“Mr.Stark不想看一看么?”


“当然要看!”Tony笑着跟Hiro走了进去。


这里是旧京山理工大学机械电子系的Ito Ishioka机器人实验室[3],也是SI设立基金的研究机构之一,被pepper禁止进入地下实验室之后,这里成为了Tony做一些非危险性的、无伤大雅的小实验消磨时间的地方。Hiro Hamada是这里年龄最小的学生,却拥有一个五人一机器人的超级英雄小队,自从他的哥哥Tadashi Hamada在意外中不幸生亡之后,Hiro便接手了哥哥的研究,一边守护和平一边学习。


听起来像个温和无害的低龄向超级英雄电影的剧情,事实上这里也确实是治愈的存在,比如说——


“Hello Mr.Stark,I am Baymax。今天你看上去不太舒服,我可以扫描你么?”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型机器人从门里挤了出来。


Tony立刻如临大敌:“不不不不不!你不许随随便便扫描我!这会让我觉得我今天穿的内裤被人看——”


“扫描完毕。”


“Shit!”


大机器人似乎一点都没有因为这句粗口而生气,他蹭着走到Tony身边:“扫描显示,你的心脏似乎不太好,而且你的脑部控制情感的区域似乎经历了一场巨大的情感波动,直到现在这一区域都还在经历着压抑和悲伤,这会刺激你的脑垂体,导致下丘脑-垂体-肾上腺(HPA)轴功能失调,引发抑郁。对此,建议进行抚慰治疗。”


“抑郁?拜托!哪怕全天下的人都抑郁了,天才Tony·Stark也绝对不会抑郁的好么!”Tony毫不在乎地摇摇手,“还有我要告诉你,天才是可以自行调节的,不需要什么抚慰治——”


“治疗准备——”


“Holy Shit!你干什么!”Tony尖叫了起来,机器人Baymax在摩拳擦掌了一阵子之后,直接一把把他抱在了怀里。那只巨大的充气手还在一下一下地抚摸着他的头发。


“Oh No!我的发型!你这个充气大头玩具你干什么呢?!”Tony止不住地尖叫,像个看到了毛毛虫的女高中生。


“拥抱和安慰是抚慰人类情绪的法宝,可以有效缓解悲伤和痛苦。”Baymax不为所动,甚至启动了身体里的加温装置。


“你弄坏了我的发型才会让我悲伤和痛苦呢!”


“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There,There……”


似乎是感觉到拥抱着自己的怀抱渐渐变成温暖,Tony嘀咕了一句,自暴自弃地把脸埋进了柔软的白色充气机器人怀里:“好吧……下不为例啊……”






“检查到你的心脏部位一直在疼痛,从1到10,请你标出你的疼痛指数。”


“嗯……11?”






——TBC






[1].本文使用漫画中神奇女侠的设定,因此她的服饰接近美国国旗配色。


[2].《超能陆战队》电影中的彩蛋之一就是Tony在Tadashi的实验室里用一只猫测试推进器(见下图↓)



[3]《超能陆战队》中Tadashi和他的朋友的实验室,后来也变成了Hiro的实验室,Ito Ishioka是日语中的姓氏,按照音译这个实验室可能叫“伊藤石岗”实验室↓




评论

热度(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