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云

【Credance/Newt】旅伴 (斜线无意义)

斜线无意义,这篇是无差啦:p

他又一次做了那个梦。
Newt微笑着对他说,Cre,你已经完全康复了。
他懦懦的问:先生,您是在说我要离开了吗?
Newt像是看出他的不安一样,放下手中的活计,安抚地摊开手,不Cre,我不会赶你走的,相信我好吗Cre。
Credance低头轻轻应了一声,看着梦中Newt摊开的手心,心里一阵空落落的疼。

画面一转,他又来到了那个四下弥漫着灰败的战场。

Newt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总是皎洁充满悲天怜人的双眼半阖着,像是在回味一个悠远的梦。他害怕极了,他的Newt先生,连硝烟和战火都惊扰不了他半分,看起来既没有痛苦也全无生气。他想碰碰Newt,想拉住Newt的手,想叫Newt起来,想亲吻Newt眼睛,甚至想哭想叫。
但他发现他做不到,
他发现他已经变成一团纯粹的黑雾,
而这里一切的悲剧都源于他自己。

“Cre...Cre?Credance!!”

Newt是被箱子里逃出来的嗅嗅一巴掌糊醒的。
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神奇箱子炸了锅。

睡梦之中的Cre比平时更加不容易安抚,默默然是宿主心灵的反照,又来源于痛苦,而痛苦正是种疾病,只有无限的爱和陪伴才能把它治愈。
年轻的动物学家想着,抱紧了渐渐从黑雾中显现出来的男孩儿。
隐形兽眼睛蓝了蓝,慈爱的捞起来满脸自豪的嗅嗅,静静钻回箱子。
Newt心疼地用下巴蹭了蹭男孩的发旋,决定了什么一样,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Credance被叫醒时还有些迟钝,梦中画面对他而言太过悲伤,甚至没有注意到Newt一身过于正式的黑领结。
Newt注意到Credance的神情,深吸一口气压下紧张,调整出一个得体的微笑,
“Cre,刚刚我给你做个一个检查,你已经完全康复了。”
Credance瞳孔紧缩,慌慌张张抬起头
“先生……你是再说我要离开了吗……”
主啊!他怎么能这么说!?他本不该给那个梦一点点实现的机会!
他过于懊恼,以致于没有看到Newt皎洁的眼中一闪而过的忸怩。
“是的,理论上……你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但在离开之前,你考虑加一个旅伴吗?”
Newt单膝跪地,打开一直被攥在手里的小盒子——那是一对在精美不过的戒指,
“一辈子的那种。”

谢谢大家忍者牙酸看完我的试水之作(ಡωಡ) 文笔这种东西,得多看多练是不是~
再来一发群宣:克莱纽特同好无差群,门牌号452428702,内备富资源,不时还会搞搞联文,联画,联朗诵等精彩节目,期待同好小伙伴们的加入~

Crazy in love

https://youtu.be/vgO3ibGsnwy

说是Miguel献唱,但是也有说视频里声音不是Miguel的,anyway~歌和好听就对了~

第一次被明星迷成这个样子好丢人~居然还是霓虹的~身为腐女我好想叛变啊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