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云

首先,亲爱的,生日快乐

这个开头尤为艰难,对你我都是如此,尤其是我有太多的话想和你说,又不知道你此时心情如何,若我冒然倾诉衷肠——我当然不怕吓到你,和你说话一般是我受到的惊吓比较多,我只是担心我对你总是过于苛刻,傲慢和嫉妒让我失去判断界限的准绳,若得不到你的回应,我对你的偏见只会越来越深。意识到我们并非不分彼此比我想象的还要痛苦,好在四年的时间我已经学会怎么和你相处,听你所听,想你所想,搞明白你那些未尽之语。

我刚刚算了下,从我们正经认识到现在,已近过去2489天。我现在看照片都记不住自己大一长什么样,偏偏还记得你高三穿校服的样子,你指甲的弧度,你写字横冲直撞的笔画,这些东西在我脑子里待太久了,却又很熟悉清晰。我忽然想到一个有意思的比喻,古人计“日升而起,日落而息”为一天,因而两千多天不过的一种时间概念,我若以你为太阳,今天对我才刚刚开始。

让我们聊聊今天。

如果让我来形容你,亲爱的,你是我见过最不可思议的姑娘,身体弱得要命,但身上却保有生命的张力;玩闹时肆无忌惮,受伤时自尊高的要命;总表现得乖顺,做决定却不留回旋的余地;身上满是反骨,但内里却柔软赤诚;我以为你被爱情冲昏头脑,但你内心清明;我以为你衡量好了盈亏,你却不做丝毫博弈。你恶劣狡诈,也内敛忠诚。

我相信每个人的性格都不尽相同,深究之下都是瑰丽,但我唯独无法避免被你吸引,你的性格是这么青涩丰盈,就像花茎绕刺生长,让我甘愿像守护宝藏的恶龙用漫长的时光守候你开放。我看到别人流泪总是焦虑又厌烦,男人如此,女人更甚,唯独有一次例外:你在我身边哭泣的那次,我默认那代表我彻底被你认可,当你被别人打破时,你默认我在场,你不明白这对我意味着什么…

你可以不理解我说的话,但我想让你记住;“我见过你的眼泪,请允许我以此为荣。”

首先请让我道个歉,如果上面那段话真的吓到你了,那么你只要明白我想表达“你对我是特殊的”就可以了。

通常情况我总是责怪你不把我放在心上,责怪你总是不记得联系我,不回我消息。我甚至因为这个想和你大吵一架。那时候我太年轻,自私傲慢且不自知,没想到这会对你的生活造成影响,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忍过来的。索性后来就像我们现在都明白的,我们对彼此的生活都做出妥协,你愿意在没接我到电话的时候回拨,我愿意让事情“明天再说”。

月月婚礼的时候张凯和你说“你在往前走的路上总会和一些人却走越远,你总要做出选择牺牲什么的”。我曾沉迷博弈论,拆分相爱之人彼此的需求,把爱平摊成数据互相抵消,看指数正正负负变化,我以为那是爱情的理论基础。直到我看了一本书《爱情博弈》才明白,对彼此的感情才这个理论的基础,而最高效稳固的公式是:对彼此的爱驱使他们愿意为对方付出。

我愿意为你付出。

我想给你蜜糖,鲜花和珠宝。

我想给你哭泣的空间。

如果你需要,我只是一本送给你的书。

如果你愿意读,我永远很好懂。

评论

热度(1)